鲁先圣散文:冬天的第一场雪

楼下,一片旷野,那是狗的吼叫,寻觅着是什么,充饥的食物,还是人类的残羹,气息里发出了,又一次的,狂叫,听着狗的声,多出了思考的又一次,旷野,不曾安静过。楼下,旷野着。

冬天的第一场雪       文/鲁先圣

在萧瑟的秋风下,所有的楼筑古旧,红色的房子苍白,只有两三行人,和摇曳着的树,静谧、旷野楼下悄无声息刚好,与你初次相见。当时年少,曾绕此城一圈,虽携手却心不在焉。当时年少,才思敏捷情话绵绵,都予他人,未曾将你留于文间。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刚刚跨进了冬天的门槛,孩子们就迫不及待地问了:“什么时候下雪啊?”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大人们说:“快了,孩子,只要立冬了,雪就要来了。”今年,这样的回答很快就应验了。立冬没有几天,第一场雪果然就在这个夜晚悄悄地来了。

 
第一场雪都是这个样子的,开始的时候,人们以万分的惊喜欢迎它,多半年没有见到它的身影了,人们像期待着一个老朋友一样盼望着与它的重逢。但是,它却总是像捉迷藏似的,很羞赧的躲藏在云层的后面,躲藏在树梢的上面,躲藏在阴冷的屋角里。可是,当你不经意之间,它又铺天盖地而来,飘飘洒洒,迅速弥漫了天地之间。

 在这个城市生活了20多年的光景,每年的第一场雪,我是一定不会错过到自然中去欣赏的。那是几年前,城市迎来的第一场雪,竟然不是一场往年那样稍纵即逝的零星小雪,而是一场漫天大雪。雪悄悄地下了一整夜,早晨醒来推开窗子,楼下一片银白,窗子上,树上,到处是厚厚的积雪。我即刻叫醒妻儿,赶快下楼去赏雪。可是我又想,楼下的这样一点空间,哪里有天地弥漫的雪景啊,雪的壮观,雪的景色,都是在漫无边际的旷野里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