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镇和西塘1

感觉乌镇这样发展下去,旅游事业很快就毁了。

height=”11%”>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乌镇旅游公司不反省自身,却派人专门在网络上干涉言论自由,并出言伤人,什么狗不狗的,

1981年,茅盾在《人民日报》上回忆多年未见的家乡,印象最深的是大运河上的船只,带他离开了乌镇。但自解放后运河的运输地位萎缩以来,在乌镇坐船已经成为遥远的记忆。长期以来,乌镇不再是交通枢纽,未发展旅游的2000年以前,这里只是一个靠养蚕植桑发展经济的浙江桐乡市一个小镇。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乌镇

实在不是一个旅游公司的气度。

旅游开发前,乌镇面貌是极其复杂的历史混合体:按照《嘉兴县志》记载,上世纪30年代日军侵略给乌镇带来了劫难,“百十作坊,均毁灭于日本人的大火之中”。50年代,乌镇进行房屋重新分配,从前住一户的三门三进的老宅子,至少住上十几户。而80年代开始的经济变动,“有钱人家全部拆除了木门,改用了水泥墙,铝合金门窗,谁家用木门就是穷困的标志”。

发表于 2004-04-02 17:29

3月下旬,去了浙江的乌镇和西塘,这2个地方很近,只用了3天时间就粗略的走遍了景区的边边角角。
喜欢西塘,在不冷不热的季节有时间的话,还想来住几天。
3月21日,第一天,从杭州出发去乌镇。夜宿乌镇。
从杭州去乌镇要先到桐乡转中巴车。杭州汽车东站-桐乡市几乎20min一班车,我乘10:20的班车,一个多小时后的11:40到桐乡。旅客不多,车况不错。到桐乡汽车站可以直接换乘桐乡-乌镇的中巴车,车不很干净但是按照规定时刻开行,约半小时到达乌镇车站。乌镇车站位于乌镇景区很近的地方。我有朋友接站,所以没有购买50元/张的门票就进村了,这给后面的活动带来诸多不便与乐趣。乌镇禁止居民接待游客留宿,即便是朋友也不行,据说是为了消防安全。居民不能在自己所有的住所内接待朋友,这真的很稀奇。人的基本权利落不到实处,因为人权与政府开办的旅游事业冲突了。
住宿居民家里,一切都要悄悄进行。景区内有不少“大灰狼”在虎视眈眈的巡视。进出朋友家先要探头探脑小心观望,确保安全之后立即施展中国功夫,轻舒猿臂,高抬猫腿,手脚敏捷健步如飞,进入安全地带后不由得长出一口气,,,,刺激啊。
午饭是当地家常饭,朋友说熟人不客气了,只加一个油焖笋,一个清蒸白鱼款待我这个北方佬。饭后朋友再三叮嘱,他下午不在乌镇,要我务必在各个岗哨之内活动,万不可出了景区。出去就进不来了,要等他晚上回来才能接我进景区。
按照网上看来的游记,我先花一小时匆匆走了一遍。乌镇本是江南水乡六大古镇之一,现在开发的乌镇景区主要线路是两条:沿河的一条路,一边是水,一边是改做商铺用的民房。还有一个比较集中的市场,出售花色繁多的旅游商品。另一条是长长的东大街,宽约4米,两边全是旧民宅。民宅多是商铺、作坊。有几个大宅子改头换面成了陈列馆。景区面积占古镇的1/4多。
景区人很多,基本是些一日游的游客,导游在喇叭里高声吆喝着大群的游客,解说着。游客们成群结队,手持相机、DV在东张西望,与商家讨价还价,热闹非凡。
找个小店进去,不是饭口,人很少。选了张八仙桌坐下,小二推荐当地名酒“三白酒”和酱羊肉。中午不想喝白酒,要了杯甜米酒。看了看酱得黑糊糊的羊肉,罢了,要了小盘的豆腐干。小坐片刻,定定神再游吧。
先沿着河边走,水是灰色的,感觉不爽,没办法,江南人多,水污染也严重。青瓦白墙依水而建,小桥流水,船泊家门,这就是江南水乡的典型意境吧。春柳新绿给小镇带来几分生机。可惜,拥挤的游客,嘈杂的商铺使我兴致全无。
混迹在游客中,看了民俗陈列和百床馆。感觉江南的先人们很在意床的装饰,精雕细凿的很精致,记得很多古代情色小说都描写这些床上的故事。主人们都早早去了西天,留下这些漂亮的雕花大床被归拢在一起,排成队列展现给后人。
三白酒是镇上的特产,景区内保留了一个小小的造酒作坊。从发酵到榨酒到蒸馏,到几十个储酒的瓦罐,全过程都展现给游客们看。尝了一杯据说这里蒸出来的酒,典型的民间自制酒,酒味很薄,没有四川民间酒醇,但是很味道单纯,后味干净,不像沟兑酒那么造作。说有53度,感觉不到。呵呵,现在没人在意酒的分量不足,酒精度不高这个普遍存在的弄虚作假问题。
以这个小作坊的产量,肯定不够这么多游客购买,景区内店铺里出售的三白酒是哪里来得呢?
双桥边上有一饭铺,2层楼,门对面是财神爷。进门要了一杯新茶,坐在二楼靠河的窗边,一边看,一边与无聊的服务员聊天。下午2点多,正是饭馆没得生意做的时候。
小姑娘告诉我,景区每天接待很多团队,但是团队在这里吃饭的不多。她们主要接待一些散客。上午11点以后到下午4点以前镇上游客最多……。今天是星期天,中午自然人更多。已经3月下旬了,这里依然很冷,一杯热茶在手,温暖了许多。
出景区吧,景区内已经没什么好看的了。站在戏楼前的广场,平整的现代石板地面,一边是清代的戏楼,一边是现代仿古的建筑,似乎是个庙或者庵。对这些不感兴趣,径直去了西大街。
西大街入口有个告示:什么什么正在改造,游客不得擅自入内云云……没看见脚手架呀。
西大街基本是东大街改造成旅游景点前的样子吧,房子明显老旧,门窗上油漆斑驳,屋顶青瓦不齐,白墙墙面有不少白灰脱落。河边的石条有些松动位移,巷子也不似东大街般整齐。
可是这里没有密密麻麻的商店、铺面,没有闹闹哄哄的人群,清净自然。
黄昏时回到景区内,黄昏的乌镇景区变成了另一个世界,呼呼啦啦的游客突然间消失,为他们服务的商铺急急忙忙上了门板。好似大戏散场,观众演员都匆匆的离去,只剩下空荡荡的剧场,寂寞的剧场。
我又漫步出了景区,去西大街,去戏楼转了一圈。外面的世界是真是的,生动的,可以亲近的。人们开始回家了,做饭的味道,孩子的叫声……忙碌了一天的人们开始了自己的家庭生活。
晚饭挺丰盛,有马兰头,当地的酱鸭和粉蒸肉。谢谢朋友。喝了一些黄酒。
与朋友聊天,除了各自的故事还有相熟的其他朋友的故事,又讲了乌镇的许多大宅子的历史,讲了政府办旅游给居民带来的不便以及旅游收入居民无法分享的无奈。
由于旅游业带来的收益太可观,乌镇当局准备把西大街也整修一遍,成为新的景区。吸取东大街现有居民的存在给政府办旅游事业带来的种种不便的教训,政府要把居民整体迁出。但是居民不愿意,因为这种拆迁明显有损居民利益:将来景区的旅游收益与祖祖辈辈居住在这里的居民无关了。
政府无耻的掠夺受到居民的抵制,但愿新宪法能对居民保护自己的权益起到保护作用。
夜晚的乌镇寂静无声。游客走了,居民都呆在在家。街巷里没有人影没有脚步声。水面轻泛涟漪,映着盏盏红灯笼。
夜里的小镇是美的,有点凄凉,因为少了人的气息。不能想象西大街改造后的情景,没了居民的乌镇还是乌镇吗?
夜里冷,朋友给被褥下加了电热毯,一夜无话。
东部天亮的早。6点多走在乌镇景区内,清新,安宁。细细的小雨中,乌镇又是另一番景色。多了一些妩媚,少了喧哗浮躁。
乌镇的旅游要结束了。
乌镇是一个精心开发、精心管理的旅游景点,非常适合团队。从各方面讲,把乌镇列入X日游的行程都非常合适,乌镇应该从旅行社哪里赚足了钞票。
对自助游的朋友来说,乌镇过于商业化,特别是白天,你会看见一个怪胎,一个喧哗、混乱的商品市场。成群结队的游客,声嘶力竭的导游,无所不在、过渡热情的商人在青瓦白墙、小桥流水之上,演绎着现代的乌镇。
乌镇景区内的的房子,乌镇景区内的水,乌镇景区内的船,乌镇景区内的桥,一切的一切,都是为游客存在的。它僵硬,它虚假,它不是我喜欢的地方。

这样,只会招致更多的骂名。

改造前的乌镇就是这样一个层层叠叠被各年代遗存所占据的老镇:有代表着地方实力的五层百货大楼,也有大片还在使用马桶的沿河小屋,老桥旁往往是一座代表着新气象的水泥桥。

贴完本贴,我又只能坐等恶狗上门谩骂。呵呵。黄小姐您今天清者自清了吗?

对乌镇面貌改变最大的人,乌镇党委书记、旅游开发公司董事长陈向宏说:他觉得这样杂乱历史的老镇不是游客想看的,他唯一的目标是建设一个百年前想象中的水乡老镇。他说:“我是从景区旁五层楼高的百货大楼拆起的,当时骂声一片。”

直接问问当地的居民…木板后面到底隐藏着多少秘密.. 三个问题…
其一,所谓的”乌镇模式”,是保护还是破坏.
其二,当地居民到底从古镇开发中到底多少真正的利益,是得到了还是没有得到.
其三,乌镇,该不该算古镇,仿古主题公园的真相,该暴光了.
真正的乌镇古镇早在十几年前,就被毁了…而现在用十几亿元堆起来的,不是文化,而是金钱.

当年开发者在乌镇东南西北4条大街里选择了东大街做开发,“选择那里,是因为茅盾故居在那里,可以利用名人效应”。随着旅游收益,开发者选择了更大的发展空间,眼下,比东大街大3倍的西大街区域即将开发完毕。整个乌镇正在巨变。

进了乌镇,红尘兴奋地叫起来,因为这里的水比西塘干净多了,景色也更入画,而且沿河居然有很大的空房子等待着招租,可以在这里置产了。正信步由缰,忍啊让从桥对面冲回来,大喊”不得了,这里被坚壁清野了!”过去对面的街道一看,果不其然,街道死寂,没有人气。正巧有一老年妇女在自家门口捡豆子,我便与她攀谈起来,真是不聊不知道,一聊吓一跳,原来这水乡的乌镇竟是包装出来的。镇政府在沿河的空地上加盖出仿古木屋,据说就是在木板上泼墨加火烤,还给一户户人家盖上乌瓦,以示古朴,而其中很多房子其实都不是什么明清时期的古屋,而不过建于近三四十年间,不信,你绕到房子的正面,看看有几家是当真的木结构。沿着河边走,如果细心,你可以发现新搭平台下的老台阶,而那沿河的木屋颜色和格局也都太过整齐。我在街上还到张贴着为了开发旅游而作出的种种规定,而那修真观戏台旁的茶楼里,一条巨大的红幅还没撤,上面写着镇政府与旅游开发公司签订了深化合作开发意向书。

东大街的冲突:景点的控制

乌镇有坐逢缘双桥,按导游的解说那历史长着去啦,可惜它只不过是2000年的产物。乌镇整个景区多座桥里面只有两座桥算的上有些历史。但不是在现在的地方。我这样说并不是说越古越有味,而是感慨古镇也是可以造假的。为什么要造假呢,很简单,钱驱动的缘故罢了。现在在江折一带突然兴起了古镇旅游开发。圈个地,搞几个仿古建筑,遍几个历史传说,尤其是编几个神话传说来的更容易,在加上视频的优化组合,古镇不就出来了吗?不信你们现在去看乌镇的西栅,马上就造出来了。所以旅游造假还不用怕工商打假。

开发东大街前,陈向宏去别的古镇考察,觉得江南任何一个古镇的管理和经营模式,都不可取。“周庄满街都是卖猪蹄的,过度商业化就是我的噩梦。”来乌镇不久,镇党委书记的头衔也加在他头上,所以他更有直接而强大的力量来控制景区,所有景区内商店的营业执照上都要有管理委员会的章,而管委会是不给这里居民开店盖章的。

受控制的,还有居民们家中的装修,空调安装必须要在一定位置。不少家的水泥墙被还原成木板门,据说冬天会很冷。一家因为是两层小楼,坚决不同意把家里的水泥墙拆掉,结果景区改造者就在他家门前搭建了一座三四米高的有着乌瓦的高墙,把一切都遮掩在墙后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