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金莲和武松的前世今生

落日溶金,霞天散绮。

首先声明这只是一个小故事,和任何历史都没有关系。

   
传说要转世投胎的人在投胎前要在过奈何桥前先喝上一碗孟婆汤,忘记了前世的记忆,才能重新转世,迎来新生。

春秋淹城的子城河的河水温柔娴静,那座通往春秋王宫的木桥上,一个人久久地凝望着天边挂着的一轮红日,思绪正像风里起伏的云……他就是经过千年轮回,再世为人的武松。

几经轮回转世,当初恨意满满的两个人现在在何处呢,是否都已经忘掉以前的种种的,开始新的生活,还是纠缠在以前的爱恨情谊中呢好像都不是呢。

    小鬼走到了奈何桥,遇到了孟婆。

桥边有几块石头连在一起,这让武松联想到了奈何桥。

坐在奈何桥边等着转世人们的孟婆,心里在叹气啊可别在遇到那 两
个人啊,老婆子我经受不起那种折磨啊望着等待转世的人,孟婆心里明白,有谁不是经历过伤痛,有谁有不是满腹的怨念啊,谁没有牵挂的人,谁没有恨过的人啊,一声叹息。

    孟婆虽然叫孟婆,但却不是一个婆婆,而是一个面容姣好的女子。

奈何桥上的那些小鬼儿们,也都敬重他行侠仗义、嫉恶如仇,不为难与他,没强迫让他喝什么孟婆汤,武松想到这里,嘴角露出了淡淡的笑容。可是,不喝孟婆汤的人,就得在地狱的苦海里多熬一千年。武松认了,在转世的时候,按照地狱里的规矩,要在他的脖子上点一颗黑痣,武松说要点就点在眉心里,结果,现在他的左眉心里就有一颗黑亮的痣了。

不知道是第几次坐在着,坐在孟婆对面。孟婆看着对面的潘金莲深深的谈了一口气,坐在孟婆对面的潘金莲低着头,没有任何表情,孟婆问她还是不肯和这个孟婆汤吗?还是想要记住那个人吗?潘金莲抬起头看着孟婆问:什么是思念,什么是爱情,为了还债,我受尽了各种折磨,为了记住他,我受尽了各种煎熬,他已经杀过我一次,难道还是不解恨吗?想着前几世的种种,潘金莲不对现在的她已经不叫潘金莲了,因为经历了这么的轮回转世,这个名字已经不在是她的名字了,可是为什么世人还是喜欢用着名字叫她呢,就是因为那一世的罪孽吗?思绪飞转,心海翻腾。

    孟婆问:“又来了啊小鬼。”

图片 1

猛然间抬头,对孟婆说,给我孟婆汤吧,我愿意忘记以前的种种,不论那几世我遭受什么我都认了,对别人的罪孽也已经偿还,对他的思念也该有个结束了。孟婆说:决定了吗?一旦喝了这孟婆汤所有的一切都会忘记,一切都会结束。潘金莲说:决定了,不在留恋,不知道想念。孟婆说好吧。当拿起茶杯的时候,孟婆说:喝了第一杯,忘记前世的请,喝了第二杯,忘记前世的爱,喝了第三杯,忘记所有的种种,重新做人。伴随着孟婆的声音,潘金莲喝下三杯孟婆汤,在喝完最后一口的时候,滚烫的眼泪,滴在了茶杯里,放下茶杯,没有任何留恋的走了,已经忘记所有转世轮回的她,开始新的生活。

    小鬼看着孟婆沉默了半响。

这一世,他只为找一个人。

在她走后,后面的坐下,孟婆看着对面的人,心说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啊。是谁啊是武松啊,对着孟婆说,给我孟婆汤,还是那个急脾气,为什么经历了这么多轮回,这个急脾气还是改不了呢。孟婆问不想记住以前的种种,不想记住以前的恨,。武松哈哈大笑,恨,哪里来的恨啊,当我一刀下去的时候,所有的恨都已经结束。经历这么多,为什么还要恨啊。孟婆又问,难道不想在见到那个人,武松说不想,虽然不很,确也不想再见。孟婆叹了一口气说好吧,喝了这孟婆汤,就什么痛苦都没有了。

   
孟婆说:“小鬼,你在我这奈何桥旁已经徘徊了数天了,始终不肯过桥,你就那么不想转世轮回吗?今天如果再不过去,误了时期,你就要永远变成这河边的孤魂野鬼了。”

武松已然不知用了多久,才走到江苏省常州武进区的春秋淹城。这里是目前春秋时期至今保存最完整、最古老的地面城池。

武松豪爽啊,仰头就灌,可是到第三杯的时候,说谁的眼泪在里面啊我把谁的眼泪喝下去了啊,孟婆又是一阵苦笑啊看样两个人又是一世的纠缠啊。

    小鬼看着孟婆问:“变成了孤魂野鬼会怎样?”   

太阳收回了最后一缕光线,河面上一下子暗下来了。

留下眼泪和喝下眼泪的两人会有什么的结局,会有什么的纠缠呢。

   
“会慢慢失去理智,随着时间流失,消散在这黄泉中。”孟婆已经对很多小鬼说过这样的话了。

武松继续向前走着,不知不觉眼前出现了一座气势恢宏的宫殿,这宫殿每一处都精雕细琢,奢华无比,气场强大。突然,他看到了一个女子,心里猛地一动,呼吸也紧张起来。而那女子也感觉到这边有种奇异的力量,她不由得朝这边望了过来,就在那一刻,她的目光也定在了武松的身上,久久地不能离开,天地间仿佛万物凝结。

大家可以想象,我也会继续往下写。

    小鬼又沉默了。

武松急急地来到女人跟前,当他清晰地看到女子脖颈间那道红线时,顿时热血沸腾,紧张使他手心里全都是汗,这就是让自己在苦海煎熬千年也要苦苦寻找的她吗?

   
孟婆端出了一碗汤放在桌上:“来吧小鬼,喝了这碗汤,你就能忘记一切,不再留恋前世了。”

图片 2

    小鬼来到桌前,看着那碗孟婆汤,说道:“这汤的味道是怎么样的呢?”

女人也清楚地看到武松左眉间的黑痣,眼中薄雾涌动。

    孟婆说:“喝的时候你就会知道了,不过喝完你就会忘了。”

武松低低地唤了一声:“嫂嫂?”

    “孟婆,你自己也喝过吗?”小鬼又问。

她看着武松,瞬间表情变化无数,眼睛里被复杂的情绪充斥着,声音哽咽着问道:“你是……?”

    “喝过吧…”孟婆说。

武松痛苦地点着头。

    “为什么呢?为什么你自己也要喝呢?”小鬼问。

阵阵眩晕,“啊”地一声潘金莲晕了过去,多亏武松抢上前去扶住。

   
“我也忘了,小鬼,你莫要问这么多,我看你这身形,时日已经不多,再不过桥,便有可能消散了。”孟婆有点头痛了。

图片 3

   
小鬼又说道:“我在这奈何桥前已经停驻了数天,只因每每走到奈何桥前便恢复了多个前世的记忆。”

武松低头看着怀中的潘金莲,疼惜地差点掉下泪来。武松扶着潘金莲来到了春秋王宫内坐下。此时,春秋王宫里静悄悄的。武松这百世轮回,每每想到潘金莲害死哥哥,就愤恨难当,但痛彻心扉地思念却怎么都挥之不去。武松努力想忘掉这个杀害兄长的女人,可是越使劲,越忘不掉,越挣扎,陷的越深。最后武松明白了,潘金莲已经沁入到自己身体的每个细胞里。

   
孟婆停顿了一下,苦笑道:“怎能会有这种可能,我熬的汤会抹掉你的所有记忆,除非…”孟婆突然觉得头更疼了。

图片 4

 
“我的多个前世前是一位范姓书生,我本和一位女子恩爱,谁知天有不测风云,正遇朝廷修补长城抓捕壮丁,我被官府强行带走,在修补长城中死于非命。”小鬼端起了孟婆汤。

后来他终于领悟到:潘金莲和武大郎的结合从根本上讲是不道德的,这是违背人本意的,也是对人性尊严地践踏。当年潘金莲处在一个怀春的年龄,而且自古美人爱英雄是天经地义的,怎么能怪她呢?任何人都没有剥夺别人去爱的权利,更没有蔑视别人美好情感的权利。可悲可叹……这深深的刺痛了武松,他尝试换位思考,假如自己是她,将会是怎样呢?随着时间的推移,武松的心里被思念装个满怀。

    孟婆突然觉得头疼欲裂:“你是…”

武松一声紧接一声地轻声唤着:“嫂嫂……嫂嫂……”

   
小鬼又接着说:“我本是冤魂,需要在这地狱之中尝尽千年苦火,散尽怨气,才能再次投胎转世。可是现在千年不到,我已多次轮回,你可知是为何?”

半天她缓过神来,眼睛定定地看着武松,用手指去抚摸武松左眉上的小黑痣,喃喃地说道:“叔叔……是你吗?”

   
孟婆只觉得脑海中突然有个洞门被打开,有如醍醐灌顶般,疼痛消失殆尽,双眼尽湿:“是你吗,是你吗……”

“是我,是我啊。”武松急切的答道。

   
小鬼继续说道:“那世我死后成了孤魂野鬼,我本以为我将在这地狱之中受这业火之苦了,谁知我那人间的娘子竟然抱着我的尸骸投河自尽,一同随我来到这阴间。”

图片 5

   
小鬼顿挫哽咽:“我俩二人跪在阎王殿前,我的娘子不停的对着阎王磕头为我求情,希望我能不受这业火之苦。阎王大人念在我的娘子在世时多次行善的功德,便提出了一个条件…”

潘金莲定定的看着武松,心想:苍天啊,我每每长跪于佛前祈祷,你都听见了?你真的肯让我找到他吗?她使劲眨眨眼睛,恨恨地欲挤去讨厌的水气,想仔细地看看眼前的男人。

    孟婆默不作声,注视着小鬼的脸庞。

她对眼前的一切将信将疑。

   
“阎王说,我可以即可转世,但是我的娘子需要留在这阴司地府工作万年,为这些奈何桥的转世之人,熬那抹尽记忆的汤药。这样便可以代替我积累阴德,消去业火之苦……”小鬼捧着汤走到了孟婆前。

潘金莲想起自己被武松揽在怀里,阵阵羞涩和幸福,但还是挣脱出来,问:“经过这百世轮回,叔叔何以认出奴家的?”

    孟婆的眼泪不止,顺着脸颊掉落到那碗汤里。

武松动情地望着她说:“嫂嫂你玉貌妖娆花解语,芳容窈窕玉生香,这记忆早就融入我的血液里了,无论多少世轮回。梦里你就是这个样子,还有……”

    “孟女…这千年来,你…可还好…”小鬼哽咽着问道。

武松痛苦地低下头“还有,就是我留下刀痕,嫂嫂脖子上的红线”。

   
百年来面无表情孟婆此刻流着眼泪默默念道:“是你吗…我在这等了千年,每过人间一世,我才能见你一次…”

图片 6

  孟婆伸手刚要触碰小鬼,却发现小鬼已经身形不稳。

那是武松和她之间,第一次身体接触,竟是那么血腥残酷的。

 
“你每见完我一次,便喝一次自己熬的汤,那样你便能暂时忘却我,安安分分在这工作,替我还这业债是吗……”小鬼说道。

潘金莲听罢,下意识地用手摸了摸脖子上那道红线,居然嘴角隐隐地上翘,脸上飞起了两朵红晕,神色动人。

  孟婆突然沉默了,恢复了那平日严肃的表情:“小鬼,时辰已经快到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