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红绿灯

——文:马成锁,管安琪

就一句,魂牵梦绕在心头…那么多年尘封在了梦中…

下午16点20分,看着手中的烟,我不记得是什么时候开始抽烟的了,就想像我不记得为什么我还是忘不了你一样。街上行人寥寥,阳光撒在空气中,温度吸进肺里,提醒着我冬天过去而日复一日。抽了口烟,看着烟头的光越来越接近它的终点,烟雾却被我硬生的咳了出来随风消散在眼前的世界,“原来我还不会抽烟啊!”我想着,我有些庆幸,原来我还不会抽烟,就像原来你根本不爱我,可我还是在出门前把你点上放在食指和中指之间,任由你在我呼吸之时肆虐的侵蚀我的回忆。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罢了…你摇摇头,好累…最终尝到了嘴角的咸…

下午16点21分,风不是很大,我从桥下的阴影中重新走到阳光里,扔掉烟头,又回到了路上。

你对我说今生遇见你是我今生的幸福却最终了无音信

大概还是梦中的那个自己,嚷着要回到过去——拽起他的衣角,问一句:能不能带我走?

罢了罢了抽再多的烟也留不住你流再多的泪你终究依然还是走了

也许你永远都不会知道…那年车上的我看懂了你没有说出声音的两个字——等我

熄灭了烟我们回到从前此一别便是永别不再相见

你对着故事里的他们浅浅的笑、笑着说如果当初不那么轻易的放手我们现在会怎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