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情缘

滔滔扬子江边、悠悠大运河旁, 古城扬州欣欣向荣、青春荡漾。

琼花,琼花,

上世纪六十年代我毕业分
配去了东北工作。先是在厂里劳动锻炼,工友们听我说是扬州人后,首先就问:“扬州出美女啊,是真的吗?”我一愣:是吗?我反问他们咋有这一问。
“隋炀帝不是去扬州看琼花、选美女的吗!”他们 异口同声,边说边笑。
我顿时明白了,他们文化不高,不一定知晓“
烟花三月下扬州”这类诗句,却都知道这个历史传说。老百姓本来就爱听故事的嘛。受这事的启发,也受隋炀帝陵在扬州考古发现的触动,我还尝试写了一首歌词《来古城看琼花》:琼花,琼花,你让一段历史传为佳话,你让一座古城名扬天下。来吧,朋友,来古城看琼花,她风姿绰约,如美女娇娘。她恬静淡雅,有缕缕幽香。她不属于古代帝王,她盛开在寻常巷陌,笑迎大家。来吧,朋友,来扬州看琼花。古城景色美,热忱欢迎你。朋友,来吧。
后来我到了厂办子弟中学当老师。

历史的传说已成笑谈, 美丽的琼花依然绽放。

你让一段历史传为佳话。

同事们知道我是扬州人,都露出羡慕的神情,问这问那。还问我是不是住在城里。我不无遗憾的告诉他们,我家在扬州东乡的江都县农村。
“离扬州很近吗?” “很近的。”我又有些自豪地说“我们属扬州专区。”
“紧靠扬州吗?” “ 很近,但中间隔着不大一块属于邗江县的地方。”
可他们对“邗江”
这地名感到很陌生,我就写出来了,哪知他们都不认识“邗”字。我多少有些讶异。后来查字典发觉,这确实是个冷僻字,只用于这地名。其时,我便给他们讲了,邗江又称邗沟。春秋时期吴王夫差筑邗城开邗沟。后来邗沟成了京杭大运河的一段,还有一小段成了运河通往扬州城里的一条小支流,在古代很重要的。现在扬州城四周的乡村划为一个县,就叫邗江县。我有点滔滔不绝,他们似乎也听得津津有味。见状,我进一步介绍,以前一度邗江和江都是一家,统称江都县。在历史上扬州也曾叫过“江都”、“广陵”。
其实,上面这点历史知识,我也只是略知皮毛。我们上学时,还去甘泉劳动过。(后来我知道以前曾设立过甘泉县。)而我实习的地方则在邵伯湖畔的黄珏。

来吧,来看琼花, 看古城新貌、美女娇娘。

琼花,琼花,

这两地都属邗江。1965年秋至66年春,我们扬州部分大学生曾参加农村“社教”(亦称“四清”)运动。我是在邗江县运西公社冯巷大队,古刹高旻寺即在此。有几回晚上我们工作组的几个人,曾沿古运河大堤
向南逛到古镇瓜洲去玩。在以前很有名气的瓜洲锅厂附近,我看到一家店的磅秤上有白漆字“江都县”某某单位,有点惊奇。于是有人给出了解释:以前这地方属江都县。这让我对古渡瓜洲、对邗江更感亲切。那时,我们和社员一块儿劳动,一起开会学习。这里和甘泉、黄珏都有我洒下的汗水,有我的青春足迹。时隔四十年后,我故地重游,这里早已面貌一新,今非昔比。高旻寺也扩建了不少。我还去拜访了当年的生产队长,我们现在是好朋友。
我很喜爱扬州城,觉得它小巧玲珑,风景秀美。既古色古香,又不乏现代气息,很适宜人们生活。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我的儿子进扬州市工作了。当时我曾暗地里庆幸欢呼:我们是扬州人了。如今,江都、邗江已都是扬州市的区了。

如画的小城科学发展, 日新月异又古色古香。

你让一座古城名扬天下。

我儿孙一家住在邗江区,我和老伴的住处则在景区内。风光旖旎的瘦西湖就在眼前,而树木葱茏、休闲
健身的好场所宋夹城公园和古邗沟风光带,更是近在咫尺,我们几乎天天都去遛弯儿,真的很舒心。邗江成了我的第二故乡。你说,我不是跟扬州、跟邗江很有缘吗?真可谓不解之缘。
这些年我先后写了几首赞美扬州的诗歌《扬州偶拾》等,发在“短文学网”。为扬州2500年城庆撰有两句口号发在我的微博:
两千五百年历史积淀厚重,盛世再腾飞古城竞展新容。
长江运河扬州交汇气势壮观,千年古城人勤水美大展宏图。
前不久,上初一的孙子遇到一条难题向我求助:为扬州城庆写一小诗。于是我诌成一首,今亦录于此,博尔一笑。所有这些也权且表我一点心意——对扬州的热爱。
赞扬州 滔滔扬子江边,悠悠大运河旁, 杨柳依依,琼花绽放。
千年古城欣欣向荣,青春荡漾。 历史的传说已成笑谈,
科学发展让小城日新月异又古色古香。 烟花三月来吟诗,满城尽芬芳。
二十四桥绕碧水,玉人吹箫月如霜。 冬登山寺闻风铃,夏游古渡看桥梁。
宜居的扬州有魅力,一年四季好风光。 古城多妖娆、四海美名扬。

烟花三月来吟诗, 满城尽芬芳。

来吧,朋友,

( 2015·4·20·为扬州建城2500周年作)

二十四桥绕碧水, 玉人吹箫月如霜。

来古城看琼花。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冬登山寺闻风铃, 夏游古渡看桥梁。

她风姿绰约,如美女娇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