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孟农神像到海普苏特女王神庙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显示全部6天 收起

题图一:孟农神像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尼罗河

第1天
2016-08-07

图片 1

尼罗河

埃及,一直是我梦想中的地方,它符合我对旅游的一切憧憬,不一定要发达进步,但一定要风情浓郁…

题图二:留影海普苏特女王神庙

帝王谷

卡纳克神庙

图片 2
到了卢克索,我们的游轮之旅就结束了,并不像想象中的那样,乘坐游轮返回开罗去。

发表于 2011-01-31 10:10

今天是旧历新年。早晨我们不是被窗外震耳欲聋的高脚炮和噼里啪啦的鞭炮声惊醒,而是像小时候睡在摇篮里被母亲温暖的手轻轻摇醒。天亮了,船起锚了,游船平稳的驶在尼罗河的水波里。清晨阳光从另一边照亮世界,许多船帆又从弧形的桅杆上舒展开来,这个季节尼罗河河水异常的平静淡淡地闪着蓝色的光彩。河道时窄时宽,有时又在一个长满茂密纸莎草,大象草,海绒草的一片沼泽地旁分开,像两个闹翻脸的兄弟一样想各自奔向远方。然而没多久尼罗河涓涓不断的流水像母亲急切的呼唤一样,他们又都情不自禁地寻着母亲的声音汇到了一起,重新开始了新的共同旅途。
河岸的一边是隔着时密时疏绿色屏障的广袤沙漠,在阳光的照射下蓝,绿,黄依着河道弯曲走向,依着绿色树林的宽窄尺度,变幻着三种色彩的浓缩,交融和漫延,唯独没有红色。河岸的另一边草木茂密偶尔露出一个农舍的茅草房顶,但是总是能看到在河边树荫下赤身裸体嬉戏游泳的孩子,总能看见几头牛懒懒散散地踱步在草地上。
突然河上响起一片喧响声,从打开的船舱望去,一只只小船满载着身穿长袍,留着胡须,戴着白帽的埃及人飞快驶来一会儿全停在了我们二楼的窗下。我吓坏了,赶紧把窗户关紧,跑上最高的船顶平台上,隔着高高的栏杆往下看他们到底要做什么。真是虚惊一场,原来他们是向我们叫卖各式披毯的。他们的推销技术水平真也是一流的,我们离他们小船的距离足有3层楼高,小船在不断晃动着,我们的大船也在行进中,他们就像表演杂技一样隔着栏杆隙缝处把一件件物品抛上来(像披毯自己钻进来似的),供我们挑选。如果选中你就把钱夹在另外不买的披毯中往下甩就是了,保证他们会准确接到。埃及的冬天在没有太阳早晚时还是有些凉意的,经过讨价还价我用10美金买了一条。非常好玩的是,那个穿着白袍子的美男子接到我夹在毯子里的钞票后开心的啧啧与钱亲吻,然后扬着钱向我致谢。新年的第一天,以往我花过无数次钱,但都没有这么有趣过,埃及人真是非常的幽默。
中午我们参观帝王谷。在埃及的所有古迹景点里你几乎就看不到一棵树一根草。如果刮风你就和沙土泥石裹在一起,如果太阳高升那就火辣辣的干晒在那里。我就想象不出如果夏天或较热的天这样的地方怎么能待得下去(要知道在古埃及底比斯王朝的一千多年里那些地方可是绿树成荫,鲜花盛开,泉水四溅的美丽都市)。太阳伞是没有用的,纯属白拿来,倒是丝绸方围巾围在头上可遮太阳,难怪阿拉伯人和当地人头上总是裹着头巾。
所有的帝王墓都隐藏在岩洞里,这里共埋葬了64位法老国王现已挖掘出62位。在现场你还能看到起吊机高高竖立在那里,许多工人在那里辛勤地挖着抬着重重的沙土和石头。顺着高高歪歪斜斜的楼梯你可进入陵墓中。和我们皇帝的陵墓不同的是;我们的帝王注重的是,他死后是否还能享受他活着时候的生活。墓穴基本按宫殿的格局,一道道的墓门如城门,陪葬的也是他活着时候喜欢的大量金银珠宝和玉石。而埃及法老国王的陵墓虽然很开阔但不复杂,它的四周和墓顶都布满了展现他的一生的一幅幅壁画。关于他的战争,他的宫殿,他史诗般的经历,他浪漫的传说,他的妻儿,官员和奴隶,以及播种与丰收,狩猎与消遣。陪葬的也是些工具,家具与器皿。注重的是让后人永远缅怀他的丰功伟绩。
当你在各个国家,在我们的敦煌看过那么多流光溢彩的古代壁画,雕塑,浮雕以及诗歌再看看今天人类所拥有的一切,你会感到艺术文化甚至社会的整个文明我们失落的东西真是太多太多。
和我们中国一样在几千年的男权社会中,偶尔也会在特殊的历史背景下出现女性统治者。在没去埃及之前,我也只知晓埃及艳后克娄巴特拉,虽然她统治埃及达20年,但她与罗马先后三位统治者庞贝,凯撒,安东尼之间28年的爱情纠葛经过电影的渲染更为人熟知。
可是对于埃及人来说似乎海切普苏特女王的地位和影响更深远,如同我国唐朝武则天。因而我们又参观了海切普特苏神庙。到底是出自女人的眼光,加之这个神庙中凝结着建筑设计师和女王之间刻骨铭心的爱情(女王是在丈夫图特摩斯二世死后儿子尚小代执政后再统治的),这座神庙就外观而言明显与其他的不一样;它高高屹立在面向宽阔平原的峭壁上,整座大山的层叠自然曲线勾画出神庙的恢宏和庄严,更为细腻之处是大殿三层的柱子远看是圆的,近看都是一个个威严无比的法老雕像。从一层到三层雕像柱子数目相等,但一层一层逐渐缩小尺寸的雕像圆柱使得神庙具有更分明的层次感和立体感。
建筑师把自己对女王的爱情,用自己独特的建筑语言像诗和歌一样的如此淋漓尽致表达出来,这不只是建筑史上的奇迹同时也是人间奇迹。至于里面大量记录女王生平事迹和埃及历史的雕塑和壁画就更是美不胜收了。
路途中在一片广袤的田野上我们看到了两座并排站立的孟农神像,有翻译为门侬石柱这似乎更不容易被误解。这两座神像的美妙之处在于他们面容虽然丑陋,但每逢日出之前就会发出一种奇妙的声音,据说这是门侬欢呼并祝福黎明女神的升起,而黎明女神正是他们的母亲厄俄斯女神。很可惜的是后来经过修复后人们就再也听不到这个奇妙声音了。世界上常常就会出现这种事情,当你想留住一种美时往往不经意却把最美的东西给弄丢了。
埃及人是友善好客的,当我们再上船时房间里的景象给我们带来节日的欢乐和惊喜。他们真有巧思妙想,居然会用你随手扔下的矿泉水空瓶,或盖子或其他可见的小玩意,把床上铺整得别具一格,各个房间床上摆设的动物造型还都不一样,有鳄鱼,天鹅,兔子,小羊,鸭子,鸡,真是好玩极了可惜我没去其他人的房间把它们都照下来。
晚餐的场面更是感人万分。偌大的餐厅一改原来的自助餐位,变成晚宴厅。铺着白净台布的西餐桌竟然放着一个美丽花篮,一盏盏银烛台上的烛光摇曳,我们十八个人的座位最靠前面。当我们刚刚入座,穿着笔挺西服的船长和厨师长向我们来自中国的远方客人致以节日祝贺。因为说英语其他更多的欧洲游客也都明白了今天的日子对我们来说是一年最重要的节日,他们拍着手面对我们齐声高唱HAPPY
NEW YER
新年歌。我们一起加入进去,整个餐厅洋溢着快乐幸福的气氛。一道道精心制作的正规西餐菜肴上来,埃及人最喜欢吃的烤鱼和牛排都有,还有色拉蔬菜加红汤。很可惜女儿偏巧在发烧没有这番口福,但他们专门为她做了鸡茸粥送到船舱。埃及人还是浪漫的民族,只要有音乐有歌声他们就会跳上舞,船长,厨师长,服务生在晚餐结束时还拉着我们一起跳他们的旋转舞。每每想起我与家人,朋友在尼罗河上过的如此充满情调和快乐的新年就回味无穷。感谢上苍,感谢生命,感谢尼罗河!
也仅以此游记作为新年礼物送给我所有认识和不认识的朋友们。
更多照片和音乐欢迎进入我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1895689112
图片 3
图片 4
和我们中国一样在几千年的男权社会中,偶尔也会在特殊的历史背景下出现女性统治者。在没去埃及之前,我也只知晓埃及艳后克娄巴特拉,虽然她统治埃及达20年,但她与罗马先后三位统治者庞贝,凯撒,安东尼之间28年的爱情纠葛经过电影的渲染更为人熟知。
可是对于埃及人来说似乎海切普苏特女王的地位和影响更深远,如同我国唐朝武则天。因而我们又参观了海切普特苏神庙。到底是出自女人的眼光,加之这个神庙中凝结着建筑设计师和女王之间刻骨铭心的爱情(女王是在丈夫图特摩斯二世死后儿子尚小代执政后再统治的),这座神庙就外观而言明显与其他的不一样;它高高屹立在面向宽阔平原的峭壁上,整座大山的层叠自然曲线勾画出神庙的恢宏和庄严,更为细腻之处是大殿三层的柱子远看是圆的,近看都是一个个威严无比的法老雕像。从一层到三层雕像柱子数目相等,但一层一层逐渐缩小尺寸的雕像圆柱使得神庙具有更分明的层次感和立体感。
建筑师把自己对女王的爱情,用自己独特的建筑语言像诗和歌一样的如此淋漓尽致表达出来,这不只是建筑史上的奇迹同时也是人间奇迹。至于里面大量记录女王生平事迹和埃及历史的雕塑和壁画就更是美不胜收了。
路途中在一片广袤的田野上我们看到了两座并排站立的孟农神像,有翻译为门侬石柱这似乎更不容易被误解。这两座神像的美妙之处在于他们面容虽然丑陋,但每逢日出之前就会发出一种奇妙的声音,据说这是门侬欢呼并祝福黎明女神的升起,而黎明女神正是他们的母亲厄俄斯女神。很可惜的是后来经过修复后人们就再也听不到这个奇妙声音了。世界上常常就会出现这种事情,当你想留住一种美时往往不经意却把最美的东西给弄丢了。
埃及人是友善好客的,
当我们再上船时房间里的景象给我们带来节日的欢乐和惊喜。他们真有巧思妙想,居然会用你随手扔下的矿泉水空瓶,或盖子或其他可见的小玩意,把床上铺整得别具一格,各个房间床上摆设的动物造型还都不一样,有鳄鱼,天鹅,兔子,小羊,鸭子,鸡,真是好玩极了可惜我没去其他人的房间把它们都照下来。
晚餐的场面更是感人万分。偌大的餐厅一改原来的自助餐位,变成晚宴厅。铺着白净台布的西餐桌竟然放着一个美丽花篮,一盏盏银烛台上的烛光摇曳,我们十八个人的座位最靠前面。当我们刚刚入座,穿着笔挺西服的船长和厨师长向我们来自中国的远方客人致以节日祝贺。因为说英语其他更多的欧洲游客也都明白了今天的日子对我们来说是一年最重要的节日,他们拍着手面对我们齐声高唱HAPPY
NEW YER
新年歌。我们一起加入进去,整个餐厅洋溢着快乐幸福的气氛。一道道精心制作的正规西餐菜肴上来,埃及人最喜欢吃的烤鱼和牛排都有,还有色拉蔬菜加红汤。很可惜女儿偏巧在发烧没有这番口福,但他们专门为她做了鸡茸粥送到船舱。埃及人还是浪漫的民族,只要有音乐有歌声他们就会跳上舞,船长,厨师长,服务生在晚餐结束时还拉着我们一起跳他们的旋转舞。每每想起我与家人,朋友在尼罗河上过的如此充满情调和快乐的新年就回味无穷。感谢上苍,感谢生命,感谢尼罗河!
也仅以此游记作为新年礼物送给我所有认识和不认识的朋友们。
图片 5
图片 6
图片 7
图片 8
图片 9

经历沧桑的卡纳克神庙,最让人着迷的是刻在柱子上、墙上、神像基座上的优美图像和象形文字,这其中有战争的印记,有神灵与法老的亲密…这是时刻的历史,连环画似地为后人展现一个遥远而辉煌的过去。

卢克索的几个神庙亦经典也。须知很多旅游团并不深入到阿斯旺,而是从开罗飞到卢克索,在此参观几个神庙之后便打道回府哉,比如我女儿的埃及之行。

图片 10

在卢克索,首先我们参观了孟农神像(Colossi of
Memnon),又称门农神像,是矗立在尼罗河西岸和帝王谷之间原野上的两座岩石巨像,他们原来是法老阿蒙荷太普(AMENHOTEP)三世神殿前的雕像,但神殿本身已无踪影。雕像高20米,风化严重,面部已不可辨识。坐像是由新王国时代鼎盛期的阿蒙荷太普三世建造的。雕像身后,原来是他的葬祭殿,但后来的法老拆了这座建筑,并把他作为自己的建筑物的石料。到了托勒密王朝时代,建筑物已经完全被破坏了。人们认为石像是希腊神话中的孟农的雕像,就给石像取名为孟农像。罗马统治时期的地震使雕像出现了裂缝。每当起风的时候,孟农像就会发出时而慷慨激昂、时而悠扬婉转的歌声般的声音,十分神奇,仿佛在向人们诉说这片古老的土地上曾经有过的传奇。但后来经过修补之后,孟农像再也没有唱过歌。

卡纳克神庙

在此停留片刻便来到鼎鼎有名的海普苏特的女王庙。

图片 11

依照中国的风水学说来看,海普苏特的女王庙也是绝佳的龙脉,后面是一座由黄色岩石组成的山谷。女王庙就围绕在这个山谷的里面。她背后山谷的制高点的背面的大峡谷今天被称为“帝王谷”,海普苏特的父亲也许是第一个将陵墓修在那里的法老,而这一传统沿袭了将近四个世纪。

卡纳克神庙

海普苏特的女王庙是一座依山势所建的三层建筑,而在神庙的脚下看却只能看到下面的两层。这个当年一定使人不吝用任何华美的词语形容的建筑是由古埃及著名建筑师谢年莫特设计的,相传谢年莫特也是女王的爱慕者之一,他将毕生的心血投入到了这座四千年后依然向我们展现神采的神庙当中。他得到的是死后可以埋在帝王谷永世陪伴他的女王,而这是至高无上的荣誉。

图片 12

海普苏特和武则天一样,都是通过乱伦的婚姻和钢铁般的政治手腕成为了各自国家唯一的女王。海普苏特出生在埃及极为强盛的第十八王朝,而她的外祖父可能就是这个王朝的建造者雅赫摩斯。由于雅赫摩斯的儿子阿蒙霍特普一世也就是海普苏特的舅舅没有儿子,于是由海普苏特的父亲–图特摩斯继承了法老的大位。图特摩斯并没有法老的血统,他原来是雅赫摩斯的一个将军,由于娶了法老的公主也就是海普苏特的母亲从而被引进王室。

斯芬克斯大道

图特摩斯一世和雅赫摩斯的女儿生下了海普苏特。而他庶出的儿子即图特摩斯二世在其父亲驾崩以后成为了埃及新的法老,而很显然图特摩斯二世并没有法老的血统。为了巩固法老的血统,海普苏特嫁给了她的兄弟图特摩斯二世。他们生育了一个女儿,但没有能够生育皇子,于是图特摩斯二世的妃子伊西斯的儿子成为了王位的继承人,也就是图特摩斯三世。他们的女儿同图特摩斯三世也就是其同父异母的哥哥结为夫妻。

卡纳克神庙

在图特摩斯三世尚小的时候,海普苏特以摄政王的形象掌管了埃及的大权,后来进一步的自立为法老。在卢克索的阿尔纳克神庙里面就有清楚的壁画显示了海普苏特同她的继子同时以法老的形象出现。而在海普苏特死掉以后,图特摩斯三世逐步的成为了古埃及历史上最伟大的法老之一,他的文治武功使其被称为古埃及时代的拿破仑,他的儿子就是阿蒙霍特普二世。

图片 13

图特摩斯三世掌权以后,大力的完成了一项重要的工作,就是破坏了她的继母海普苏特的所有的以男性法老形象出现的雕像以及壁画,而保留了其作为王后的形象。在介绍阿尔纳克神庙的时候我还会进一步的介绍。代尔拜赫里的雄伟法老形象早在四个世纪以前就被砸碎扔进了种满纸莎草的水塘,图片3中的巨型塑像是后来用当时塑像的碎石头重新拼成的。

神圣的神庙柱厅

但是从这个雕像里面也可以看出,海普苏特模仿了冥神俄赛里斯,双手在胸前交叉,手中拿着生命的钥匙。假胡须是她塑造其男性形象的重要道具,而胡须顶端的翘起表明这尊塑像是其死去以后塑造的,而并非生前所为。她的脸庞和埃及国家博物馆里面那尊著名的海普苏特塑像一样当年带有褐红的颜色,这都是其为了展示其具有同男性一样坚韧和雄浑的力量所作。

卡纳克神庙

图片 14

图片 15

图片 16

卡纳克神庙

图片 17

图片 18

图片 19

卡纳克神庙

图片 20

图片 21

图片 22

卡纳克神庙

图片 23

图片 24

图片 25

卡纳克神庙

图片 26

图片 27

图片 28

卡纳克神庙

图片 29

图片 30

图片 31

拉美西斯二世站立像

图片 32

卡纳克神庙

图片 33

图片 34

图片 35

卡纳克神庙

图片 36

第2天
2016-08-08

图片 37

帝王谷

图片 38

一张票任选3个陵寝参观,内部不能拍照。

图片 39

帝王谷,是古埃及新王朝时期18到20王朝(大约从公元前1539年到公元前1075年)时期的法老和贵族主要陵墓区。现在已经开发了62个陵墓.

图片 40

图片 41

图片 42

帝王谷

图片 43

图片 44

图片 45

帝王谷

图片 46

图片 47

图片 48

帝王谷

图片 49

图片 50

图片 51

帝王谷

图片 52

图片 53

图片 54

帝王谷

图片 55

Temple of Hatshepsut

图片 56

哈素女王庙(TempleofHatshepsut)三千五百年前,埃及历史上最重要的女王是哈素,她的丰功伟业和在历史上的重要地位犹如中国历史上的女王武则天。她为了巩固政权,不惜长期扮为男性形象,在位时间并不久,但是因为国情稳定,经济发达,女王执政能力特别高,就为神建造了雄伟的建筑。这一座是哈素女王的纪念堂,它的建筑风格是全国独一无二的。由三层楼组成,背靠山,面朝水,符合风水福地的诸多条件。

图片 57

图片 58

图片 59

Temple of Hatshepsut

图片 60

图片 61

图片 62

Temple of Hatshepsut

图片 63

图片 64

图片 65

Temple of Hatshepsut

图片 66

Colossi of Memnon

图片 67

孟农神像(ColossiofMemnon)又称门农神像,是矗立在尼罗河西岸和帝王谷之间原野上的两座岩石巨像,他们原来是法老阿蒙荷太普(AMENHOTEP)三世神殿前的雕像,但神殿本身已无踪影。坐像是由新王国时代鼎盛期的阿蒙荷太普三世建造的。雕像身后,原来是他的葬祭殿,但后来的法老拆了这座建筑,并把他作为自己的建筑物的石料。到了托勒密王朝时代,建筑物已经完全被破坏了。人们认为石像是希腊神话中的孟农的雕像,就给石像取名为孟农像。

图片 68

图片 69

图片 70

Colossi of Memnon

图片 71

图片 72

图片 7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